How Insurance Works

NDR 2014: Assurance in Retirement (Mandarin)


政府的另一个大目标, 就是确保大家有足够的退休金, 可以安享晚年。 这个可以通过两大政策来达到: 第一,公积金制度; 第二,是我们的住屋政策。 大家都知道,公积金计划带来不少的好处, 因为它是一个让我们一边工作,一边储蓄的养老制度。 不过,公积金的实际运作,大家可能并不熟悉。 所以,待会儿我在英语演讲时, 就会进一步的解释。 在这里,让我先谈一谈几个重点。 公积金可以帮助我们养老, 也可以应付其他需求, 如住房、医疗保健,孩子的高等教育费等。 有些国人认为,到了55岁, 他们应该有使用公积金存款的自由。 工作了半辈子, 应该是苦尽甘来的时候, 应该可以自由动用公积金, 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这样的想法,是人之常情,我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我担心的是, 万一人们一不小心, 把储蓄花完了, 接下来的二、三十年, 要怎么活下去呢? 我在接见选民的时候,就经常碰到年长人士前来诉苦。 他们说自己的储蓄用到七七八八,快要花完了, 生活成了问题。 他们走投无路,所以只好来找议员。 议员当然会尽量帮助他们, 尤其是本来就很贫困的人士。 不过,议员无法有求必应,有时的确是爱莫能助。 议员们碰到的, 除了花光储蓄的选民之外, 也有一些要求更灵活使用公积金的居民。 换句话说,他们是想这条路走了,要我们帮忙他们走这条路。 我们很担心。 张思乐就碰到了这样的居民:她是一位60多岁的大姐。 现在我年纪大了,60多岁的,叫做大姐。 大姐告诉张思乐: 现在样样东西都起价,钱不夠用。 她问:政府为什么紧紧收住我的公积金? 我都老了,不知道会活到几时, 可能明天就走了;现在就把钱还给我。 张思乐回答说:大姐,你的精神这么好,肯定健康长寿。 他也说:政府是为大家着想, 使大家老了以后不必为钱烦恼,担心沒钱还这个、还那个。 大姐回应说:多谢了,但是, 还是请你让我取回我的公积金吧, 不用你们操心。 所以张思乐就问: 你是不是现在就想把你和你老公的
公积金,全部都提出来? 这笔钱花完之后,怎么办? 大姐马上回答:还我的就好了。 我老公的不要给他,他会乱花。 我看这里,我要替男人说几句公道话。 我不认为所有的男人都会乱花钱。 何况,这也不完全是会不会理财的问题。 即使懂得理财的人, 有时候也可能时运不济,生活陷入困境。 因此,政府的用意,是为人民的晚年生活
带来基本的保障。 我们将调整公积金制度,使它更加完善, 更加灵活,更可以好好的帮助人民。 在这方面,我们要在两个目标之间取得新的平衡: 一方面,设法让人们更灵活使用公积金; 但是另一方面,我们也必须确保有足够的公积金, 让国人退休以后,可以定期拿到一笔钱, 绝对不会达到身无分文的地步。 另一个能够保障国人晚年生活的是居者有其屋计划。 对一般新加坡人来说, 房子是一笔很可观的资产。 如果你拥有一间三房式的政府组屋,就等于拥有大约三十万的储蓄; 四房式,等于四十万的储蓄, 有些更多。 屋主可以利用这套房子换取一笔养老的现金。 比如,屋主可以出租一间空房; 他也可以把整间屋子租出去, 跟孩子一起住。 年长人士也可以大屋换小屋, 同时享受乐龄安居花红 (Silver Housing Bonus)。 这样,不但可以套现一笔相当可观的现款, 每个月还可以领取一笔钱,终身受用。 我们会继续调整这些措施,
尽量帮助国人利用房子来养老。 所以,整体来说,一个家庭只要有公积金 和有一套组屋, 到了晚年便应该可以应付基本的生活开支了。 政府除了照顾老年人和弱势群体, 也没有忽略其他新加坡人的需要。 每年的财政预算案, 都有措施帮助上有父母, 下有孩子的夹心层。 这包括消费税补助券、乐龄花红、 水电费回扣、幼稚园津贴, 高等教育和大学助学金等等, 种类繁多,不胜枚举。 有些津贴,是直接转进你的银行户头的。 所以请大家多留意, 不然,钱存进去了,你都不知道。 你用了,也可能没发觉。 中年人士所关心的,除了年迈父母的
健康,还有孩子的教育和前途。 所以,政府除了帮助照顾年老的长辈之外, 也十分注重打造一个机遇处处的大环境, 使年轻人可以追求梦想,发挥才华。 我们要让国人对未来充满信心和希望。 无论你处在哪一个起跑点,都有机会提升自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